夏曲南

曲已误,郎却故

(统瑜)当庞统在体验服的时候都在想着什么

昭昭隔青天😏:

别被标题骗了呀2333
   算是比较沉重吧???
      私设有,ooc有
  背景算是农药+偏史向?
cp统瑜,以及微量诸葛亮→庞统
以及一些小怨念:……士元什么时候出啊。


    想念他的笑容。他笑起来很好看,眼睛亮亮的,闪着星光,像是一汪湖水。


    庞统飞奔在野区,随手发出的暗器打在面容丑恶的野怪上,发出“噗”的声响。


    想念他的声音。他的声音带着南方特有的软儒,尾音上挑,每次说话都像撒娇,却又清亮。


    跑去支援,放出傀儡迷惑敌人,趁其不备,立即转为本体,将手中的纸鸢锁上敌人脆弱的喉咙。


    想念他的呼吸。他呼吸很浅,就算是睡觉时也只有绵长的轻微呼吸声,像是小动物一样,特别可爱。


    看着敌人因吃惊而睁大涣散的眼瞳,庞统面无表情,眼里漆黑一片,没有任何情绪。


    想念他……


    倒下的尸体尚还温热,而明明是活着的庞统眼眸里却无一丝波澜,尽是淡漠。


    像是死物,还不如他的傀儡有生气。这是诸葛对庞统的评价。虽然庞统老是见自己就说出些暧昧的话,但不得不承认,纵使这样,他面对自己也是冷冰冰的,与外人无异。像多年匍匐在尘埃中等待机会的蛇,危险却又迷人。


    其实是有例外的。


    周瑜周公瑾。


    诸葛亮亲眼看见过只是单听到这名字眼里便亮起来的庞统,也曾瞧见碰到周瑜紧张得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小心翼翼地拉着周瑜衣角,抿着嘴腼腆地笑的庞统。


    去他的蛇。诸葛亮想,碰到周瑜的庞统才是天下最美的风景。


    待在这里的日日夜夜都不好受,只有无尽的杀戮,鲜血老是浸湿庞统的短衫,傀儡漂亮的长发也尽是血污。没到第二天,细碎的阳光洒在身上时,庞统都会感激,只要自己还活着,就有机会能看到公瑾了。


    可是很快,老是笑得很可怕的诸葛亮出去了,年过半百的老大叔黄忠也出去了,就连大乔也走了,可庞统还留在这里。他冷眼瞧着姿态高贵的东皇太一和令他特别羡慕的干将和莫邪,他们都离开了。只剩下庞统一次又一次地厮杀。


    他每天都在想着周瑜,却又不敢见他。


    不能让公瑾染上脏血呀。庞统在一天的任务完成后,总会将自己整个人泡在水里,泡很久很久,可他身上的血气太重,任凭庞统怎样冲洗,他还是觉得血液的腐朽恶臭挥之不去。可这样就没办法拥抱公瑾了呢。


    “后悔吗?”诸葛亮曾这样问他。


    他一想到周瑜整个人都好像有了生气,“没什么后不后悔的,值得。”


    在无尽的等待里,庞统每天都在用指尖描绘周瑜的笑容,这是淡漠的刺客最温柔的时候。


    然而当那一天真的来临时,庞统紧张的说不出话。他想起了很多事情。他想到他初见周瑜时,桃花的花瓣顺着他的长发滑下;他想到周瑜背着手浅浅的不带任何情感的笑,而背景则是漫江大火混着嘈杂人声的赤壁;他想到他在周瑜逝世后投靠了蜀国,没有保卫周瑜奉献了全部的江东……


    庞统的手情不自禁的颤抖,他害怕会看见那双漂亮的装满整片星空的眼眸里充满了对他的失望与敌视。


    “来啦。”


    熟悉的嗓音带着无法掩饰的笑意。


    庞统错愕地抬头,却瞧见心尖上的那人冲自己浅浅地笑之后给了他一个拥抱。


    真好呀。庞统紧紧回抱住周瑜想。黑暗的没有公瑾的日子结束了。


   

就是个小号:

“可算来了?”
“让我好等,该罚三杯。”

手是庞统的。
虽然一方没露脸但试图扛起统瑜大旗。
诶嘿(´▽`)ノ♪

王秋雁回到家时发现王黯只穿了一件内裤坐在床上
“黯,你怎么不穿衣服呀?”
“大雁,我穷,没钱买衣服”
“怎么会?”
打开了王黯的衣橱
“你看这里面不有衣服吗!有衬衫,袜子,帽子,还有……





哟,耀你也在里面啊”

前几天看到这个梗觉得还挺好玩的